<tt id="dymwe"><address id="dymwe"></address></tt><tt id="dymwe"><tbody id="dymwe"></tbody></tt>
<b id="dymwe"></b>

<tt id="dymwe"><address id="dymwe"></address></tt>

<b id="dymwe"></b>
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文化園地

他山之君

日期:2024-03-06 來源:軌道交通公司 作者:趙碧 字號:[ ]

歸鄉

從中國的南端到中原腹地,其路程長達近一千四百公里,光走過這個距離不需用百分之一秒的一半,而高鐵的車窗外,模糊的景色走了七個小時。

當世界一暗一明,便穿過了一座山。如此往復無數次,天色漸漸暗沉,熱氣隨之消逝。

本車次從廣東深圳始發,我到河南駐馬店下車。在北方的小年夜,我回到闊別七個月的家鄉。

深圳的冬天是沉悶的。在我離開時,晌午的天空依然蔚藍,陽光落在沉重的行李箱上,折射到厚外套里去,將我的身體渲染的悶熱,胸膛也沁出一層汗來。

駐馬店的冬天是張揚的。出了車站,黑沉沉的天幕下,冷風卷席著漫天的雪花向我涌來,霓虹燈光在飛舞的雪中顯出蕩漾的形體,比肩迭踵的人群從我身旁匆匆分流而去,天地間似乎只余下虹光、飛雪與我。

我四處張望,一面大紅的古式戰旗在遠處左右揮舞,上書的“趙”字隱約可見。我踏著能沒入腳跟的雪走上前去,是一位穿著黑色軍大衣的老人在舉著旗——果然是祖父。他一手提著戰旗,一手拿過我手里的行李箱,一旁的母親忙迎上來為我披上一件長及膝蓋的風衣,嘴里還絮絮叨叨地叮囑我說,剛才她在雪地里摔了三個骨碌,讓我小心路滑。我不以為意地同她說笑著,忽地感到腳下一滑,電光石火間站穩了身體,心里不由一個激靈,面上卻不動聲色地掩蓋過去。

父親早已在馬路邊的汽車外縮著身子等了許久,當發動機低沉的嗡鳴聲響起,兩束暖光暈開茫茫的雪景,空中的精靈歡快地繞著我們舞了一路。

老人與貓

除夕,窗外夜色如墨,我去了祖父的房間,是要在祖母的遺像前送上一碗餃子。

一只黑灰色的貍花貓幼崽圍著我打轉,我手掌輕撫過幼貓纖瘦的身子,他乖巧地微微俯下背脊,不停用頭蹭著我的手心,一副受用的神色。我驀然生出一個養只貓貓的想法,只是我居無定所,只得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這是祖父新養的貓咪,曾經祖父也撿來過一只流浪貓,然后不知何日消失在一個平常的夜里,再沒見過了。

祖父給進門的我拿了些吃的,我看著他有些遲緩的動作,不由愣住,什么時候,他竟是這樣行將就木的老人了?

祖父的耳背更嚴重了,母親囑托我:“難得回來,多陪你爺爺聊聊天?!笨晌沂莻€愚笨的人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,總是沉默。

祖父托我照顧貓咪幾天,我將這只貍花貓放出門去,只見他像一團飛逝的影子,驟然爬上樓梯,去往高處了。我抬頭仰望,卻見一束煙花決然地升起、璀璨地綻放,生命終末的火光照亮那只貓咪的輪廓。

他低下頭來同我對視,一雙杏核般的眼睛里,映射出幽幽的熒光,又成為一雙漆黑眼睛里的倒影。

地上的我憐憫高處的貓,別再流浪了,小貓咪。

游街

初三,我同親戚們一起去皇家驛站游玩。

皇家驛站是駐馬店的一個古鎮式的景區,2018年的時候就已經建成,但我今日才來此一觀。

明代的中式建筑鱗次櫛比,形成了四通八達的街道,亭臺樓閣,花木籬墻,飛檐翹角,曲徑回廊,游玩的人群熙熙攘攘,我淹沒其中。

古風雅韻和現代潮流在此結合,往深處走,旋轉木馬、海盜船、摩天輪比比皆是。

我仍然沉默寡言,對此提不起興趣。于是天真無邪的孩子、風華正茂的學生,已知天命的長輩,他們在此和我作別,而我則是到處走走,漫無目的。

直到我雙腿麻木,找塊石凳坐下歇息,我聽見有人對我說,要不要寫首詩。

我環顧四周,游玩的人群熙熙攘攘,我淹沒其中。

我對自己說,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

他說,在夢中寫首詩吧。

是夜,失色夢寂靜無聲,我寫了首詩。

曙色一丈天 無言獨登臺

星隱群嶂外 月沉海潮來

風摧千秋壁 浪掃萬里埃

長夜何悲寂 煌晝我為開

浮萍與光

元宵,我已回項目部一周了。

入夜,我坐在床上翻著一本書,只是外面的煙花聲太過喧鬧,甚至覺得在向我炮擊似的,無奈,我披了件黑色的風衣,推門出去。

外面正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我撐了把傘,沒走多少步,就看到許多人三三兩兩地圍著一個小廣場聚在一起,一把把傘在雨中撐開,猶如一片片漂流的浮萍。

廣場中間的人們敲鑼打鼓,聲色嘹亮,雨澆不滅他們滿懷的熱情。天空綻出一朵朵五顏六色的花兒,已成了曇花的海洋。

霎時,只見一道明亮的銀白色光束沖天而起,在空中連連炸響三節,猶如一棵火樹在茁壯地生長,不停開出銀色的花。直到生長至最高點,一朵鋪滿天空的花朵盛開了,它開出銀色的花蕊,無數條斑紋組成銀色的花瓣,孤高地怒放。

“火樹銀花合,星橋鐵鎖開?!本嘟褚磺僖皇拍昵?,在洛陽城元宵夜里,市井之民歡聲笑語,放飛漫天的花燈,像燃燒的火樹般茁壯地生長,而群星則在樹上靜謐地流淌。在燈火輝煌的夜里,蘇味道寫下這句詩,火光在他眼里閃爍。

光的速度是每秒三十萬公里,正因如此的極速,當火樹銀花盛放時,它將同時映照在所有人眼里。瑰麗的光芒飛過巍峨的高山、流過湍急的江河、穿越漫長的歲月,古今共傳。

此刻元宵已過,“春運”基本結束了,這是人類歷史上,至今規模最大的、周期性的人類大遷徙。在這春節前后的40天里,全國鐵路預計發送旅客4.8億人次,日均高達1200萬人次。

如今,在這個國家的城市里,盡是背井離鄉的他山之君。

從中國的南端到中原腹地,其路程長達近一千四百公里,光走過這個距離卻不需用百分之一秒的一半。在廣袤的神州大地上,我們只有燃起火,成為光,這是人類行過漫漫長路的,唯一方式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波多野结衣无码黑人在线播放_无码精品视频在线观看_一级无码免费福利电影_亚洲综合情人伊人久久

<tt id="dymwe"><address id="dymwe"></address></tt><tt id="dymwe"><tbody id="dymwe"></tbody></tt>
<b id="dymwe"></b>

<tt id="dymwe"><address id="dymwe"></address></tt>

<b id="dymwe"></b>